« 上一篇下一篇 »

我郑重其事地今天新开变态传奇,说道

        但是,我听说新开精品中变合击传奇海军陆战队有一个排可以在一分三十九秒内完成。女士们、先生们,继续练习,我们十分钟后再试一次。奥德带着我转过角落来到一名副排长的空舱房里面。震惊的士兵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步枪拆卸。我说:军士长,如果不是你让我挑士官做陪审员,我们这次赢不了布雷斯。真是太精彩了!奥德关上舱门,两手抱在胸前。他没有回应我的兴奋,我可以对将军实话实说吗?这是什么话?军士长,我不希望你对我说谎。奥德的前额皱了起来,我的目的不是打败布雷斯少将。您也不应该以此为目的。很显然,那不是明智的策略。任何一个有点常识和经验的军官都应该知道!长官,我给您提示是因为我认为您缺乏经验。

        这不是您的错,但我以为您至少还有点常识。可是布雷斯——可惜布雷斯少将是文官出身,要不然他也应该预见到这个后果。再说,他也不能阻止您挑选士官。是你让我挑士官的。奥德点点头,是的,长官。我暗示您挑士官做陪审团,然后我希望您会和布雷斯单独谈谈,解释一下在这种状况下可能出现的局面,利用您手头的优势取得一个公平的解决方案。我不希望您破坏不同军种之间的人际关系,更不用说破坏您和布雷斯少将之间的关系了。我跷起一根拇指。指向后面步枪咔嗒咔嗒作响的地方,你刚才还在贬低‘八爪鱼’和‘锅盖头’①!【① 锅盖头:对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别称,因为新兵入伍后很快会被剃成锅盖头。奥德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得有道理,长官。我以为将军会理解,平时开点小玩笑和关键时刻需要绝对的团队合作之间没有冲突。显然在奥德的士官式思维里面,开点小玩笑也包括在酒吧闹事打掉某个八爪鱼的牙齿。不过我明白奥德的意思。长官,您要从中吸取教训。下次您不得不和布雷斯打交道的时候,用来作筹码的可能是几条性命。军种之间的对抗应该止于海军学院和陆军学院之间的橄榄球赛。知道了,军士长。我郑重其事地说道。事实上,我认为他说得对。可是一旦我们回到地球,布雷斯就会像丢进抽水马桶的口香糖一样,彻底从我的陆军生涯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