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线轴在超变传奇 亿兆攻击,拉托夫手中飞旋

        你留红剑沉默传奇下。我看得出,精神病有传染性。舱壁上接触传染,他的手摸过舱壁。你最好还是帮助我截回燃料。贮藏槽内已经见底了。我们应当坚持下去。你认为,还要坚持?应当,拉托夫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是人!我们有人的智慧,尽管我们当中有弱者,但是强者是多数。行。我支持你。不过,我还得抽空把华列里的头发理一理,他快成为一个‘类人猿’了……拉托夫手持巨大的电线转轴,双脚朝宇航船的尾舱外壁猛一蹬,人就象发射出的一顺子弹似地,沿着宇航船尾部牵曳着的银色光练飞远了。这条光练是由燃料的分子组成的。真空中燃料缓缓地蒸发着。线轴在拉托夫手中飞旋,退卷出好多公里电线来。

        拉托夫必须使电压形成电截流,希望全寄托在这上面。极其珍贵的一分一秒浪费于安顿精神病患者,消耗于思考截回燃料的方法上!那无法回收的一部分燃料中有着宇航员多少年的生命。银亮的尾巴逐渐赶不上航船的飞行速度了,眼看着和船体分离开。它象是一缕轻云徐缓地游向一颗亮星。这亮星呈圆盘形,如同过去常见的那个亲切的太阳。拉托夫想出的主意是使即将离去的银色尾巴的分子带电。他现在每一分钟的劳累就能换来船舱内几个月的生活。唉,华列里呀华列里!他原是阿尔谢尼的朋友,并且跟阿尔谢尼同岁。他们两人都渴望做一个航天飞行员。华列里如愿了,拉托夫的儿子——阿尔谢尼由于体重超限,没有被评选委员会选中。拉托夫的心目中,地球常常成为他疼爱的儿子的化身,自从献身于科学事业的妻子去世以后,他挑起教养十岁的阿尔谢尼的担子。当然,他更是自己孩子的一个同志,而后则成了孩子的朋友。航天飞行的共同愿望使他们更加贴心了。阿尔谢尼在宇航城落选成了他们共同的苦恼。尽管距离遥远,毕竟他还是在研究宇宙。因此,华列里取代了阿尔谢尼。这对阿尔谢尼来说是何等的幸运呵!罗曼·华西里耶维奇发觉自己有这种情绪,便感到一种内疚。所以,他更加觉得自己有义务把不幸的华列里当作自己的儿子。电截流在燃料的云烟中发挥了作用,它使每个燃料分子带上阳电,一瞬间云烟更加扩散。